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onicaQ

Late is better than never.

 
 
 

日志

 
 

2011年08月31日 Johnny Weir之Fallen Angel(附Bjorn Andresen介绍)  

2011-08-31 20:12:51|  分类: 每日一首英文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有灵感,今天不知道推荐什么歌~ 
    继续看花滑好了~
    2010年冬奥会Johnny Weir的短节目,因为他的gay倾向,评委把他的分数压的很低,滑的很好却只拿了第六名~央视更无耻,播放的时候直接在这段就把节目停掉切回演播室了~为他喊一声冤枉!!这段节目是他所有短节目当中我最喜欢的,脚部的小动作很多,精致复杂,是很能代表他风格的作品,他自己把这段称为I love you. I hate you.反应了他自己的双重人格~另外,他自己设计的服装真的都很好看!

    Johnny Weir说I walk on water----frozen water. 呵呵~

    

2011年08月31日 Johnny Weir之Fallen Angel - MonicaQ - Monica庆相宜的地盘!
 
 

     顺便,今天重新下载了Luchino Visconti维斯康蒂的Death in Venice(《魂断威尼斯》),因为这两天看Johnny Weir又想起了高中《看电影》有一期介绍的“世界上最美的男人”Bjorn Andresen,“惊鸿一瞥”都不足以形容第一次看到他时的感受~这个现年50岁的男人成于这部影片,也毁于这部影片,一辈子郁郁不得志,却被亿万观众心心念念了30多年~幸也不幸~

   

2011年08月31日 Johnny Weir之Fallen Angel - MonicaQ - Monica庆相宜的地盘!

 

    我去查了一下他的生平,很感慨,转一下,顺便感慨“岁月真是把杀猪刀”,这样剑眉星目、面如桃花的世界第一美少年,最后也还逃避不了长成大叔模样的命运~当年的Bjorn真的非常非常像我挚爱的学院派画家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笔触下眼神柔和,线条优美的少年天使~

   

    Visconti代表作《魂断威尼斯》中的角色,使15岁的Bjorn Andresen 成了令人觊觎的“性感符号”,他在其中的表演——迷惑长者的美少年却变成了他终生的印记。他始终想摆脱与同性恋的关联,并坚决拒绝自己的形象和"gay"联系在一起。希望同时成为歌手和演员的努力失败后,他开始为自己疗伤并想从他黑暗的童年中恢复出来。因而,这部影片毁了这个少年。

   

2011年08月31日 Johnny Weir之Fallen Angel - MonicaQ - Monica庆相宜的地盘!

     而现在,一本书(Greer的新书《The Boy》)又重新挖掘出他从前的照片,这只能带给他阴暗鬼魅的过去又在记忆中重现。现在,他不安的脸庞深深刻上了皱纹,他从前耀眼的金发也遍布灰白色。这双绿色的眼睛,曾经闪亮如天上星辰,看去已蒙上疲惫。他全身瘦得骨头外面似乎只剩皮肤,更显出重压紧张的神情。不管怎样,Bjorn Andresen脸上若隐若现的神秘依旧熟悉,这使每一个见过他的人都十分惊讶。

    这名即将迎接50岁男子,30年前曾被誉为“世界第一美少年”(the world's most beautiful boy)。他在导演Luchino Visconti 影片《魂断威尼斯》中所展现的惊世之美使他在电影史上永生。这部影片1971年上映,讲述了一个由Dirk Bogarde 扮演的作曲家,在威尼斯途中偶遇一少年,为其美丽痴迷并因此死在威尼斯的故事。然而现实生活中,却是Andresen,被迷人少年Tadzio这个角色彻底毁了。 Germaine Greer 新书上的相片残酷地揭开Andresen曾想竭力忘记的伤痛。它勾起了那段被贴上“gay”标签的阴暗回忆。“同性恋”是《魂断威尼斯》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不管是原作、演员还是剧组中都有暗示。而另一个主演Bogarde又是众所周知的同性恋,这使整部影片更向此间倾向不少。迷惑——这是后来自然发生的事情,Andresen发现他正在迷失自我。虽然没有告知细节,但他承认在影片放映后他经历了一些有关同性恋的事情。“现实是‘世界第一美少年’这个标签一直紧跟随我,”他说,“他困扰了我一生。如今我已快接近50岁了,每个人仍想透过我看出‘最美的少年’。而事实是我成了世界上‘最老的少年’。” “我有这样的感觉,”他继续道,“我被 Greer利用了。原则上,我反对成年人与少年之间的爱情,从理智或情感上它都烦扰着我,因为曾有机会让我了解到这样的爱是什么。在电影结束时我年仅15,Visconti和剧组却在影片首映那天领我到嘎那的一家“gay club”。大概触及到过去的阴影,Andresen显出了痛苦的表情:“我没有得到体谅的照顾。那些服务员令我非常不快。他们直勾勾地盯着我,好像我是一盘可口的菜肴。我明白当时不能反抗,那无异于社交上的自杀。这是我一连串遭遇的起点。人们根本不了解这样的处境对一个男孩会有怎样的影响。曾有人问起过倘若我知道Tadzio对未来生活的改变,我是否仍会接受这个角色?我不假所思地回答:不会。我承认因为演戏遇见了很多有趣的人,但是——就整体而言,平静的生活对我来说会好很多。这部片子影响了我太多太多,我并不认为这值得。明确讲,当时的我还没有心理准备。” Andresen承认他在20岁左右经历过一段性心理混乱时期,尽管他后来结了婚并有了孩子:“我在70年代遭遇了一些关于同性恋的事情。那时人们开始关注“gay”这个圈子,而在瑞典“gay”似乎也普遍起来。它变的很流行、很时髦。任何事物——那时我想——尝试都是有必要的。我也可以这么说或多或少我的确尝试了。但这根本就不是我所想要的,根本无关紧要。”不论怎样,他低沉的声音中饱含着对Tadzio的怨恨,而且明显的,他十分排斥剧组成员(里面几乎全是gay)对他存有的性幻想。

   

2011年08月31日 Johnny Weir之Fallen Angel - MonicaQ - Monica庆相宜的地盘!

    实际上,职业艺人完全不是他所追逐的。他曾就读于斯德哥尔摩一所高要求的音乐学院。在15岁饰演Tadzio时,他梦寐以求的并非演员,而是一位钢琴家。著名导演 Luchino Visconti 观看了他的第一部电影《纯爱日记》(日本翻译,英文是“A Swedish Love Story”)之后发现了他。 Andresen在罗马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遇见了Dirk Bogarde ,对于他Andresen的回忆充满了美好,“他总是对我那么礼貌。他和蔼可亲,是一位标准的英国式绅士。他是第一个认真去了解我名字正确发音的外国人,而且后来他也真的读准了。他举止一直都那么恰当得体。记得伦敦首映式前我和他一起住在Connaught宾馆,准备接受英国女王的召见。我十分紧张。这时,Dirk 走进我的房间并教我鞠躬的礼节。据我所知,他经常被邀约出席这样的场合。之后我们站成一排,女皇走近了我,她问,“Bjorn,你对伦敦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我回答,“是图索德夫人蜡像馆。”女皇一下笑了。 拥有公认为“世界第一美少年”的容貌,改换形象是一件困难的举动。为了自己的理想不被人们继续干预,他同意去日本宣传的要求。在那儿他想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成为一位流行歌手,但这个理想却以惨败告终。 “其实我并不想去那里,”他说,“嘎那电影节已让我感到恐慌,在那里我已经明白到了我的名声究竟是关于什么。但那时我的祖母和朋友却坚持我应该接受,因为那可以轻易赚很多钱并有机会去世界各地旅游。我喜爱日本,但这不包括我参与的活动。我在日本录制了两首歌曲并为Excel巧克力(明治公司的产品)作商业宣传。这对我而言普普通通甚至接近可怕。事实是我并不想成为众人瞩目的流行明星。我所到之处人们成群暴动,情况就如同甲壳虫乐队第一次来到美国的时候。歇斯底里的人们将我团团包围,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陌生和虚假更可怕是回到斯德哥尔摩后事情并没有多大转机。“用一个词总结我的职业”他说,“混乱(chaos)!最糟糕的是不会有人关心你的志向你的梦想或真实的你,在他们眼里只有‘世界第一美少年’,他们只是这样看我。” 这些事情使他疲于构想自己的未来,他转向音乐教学。但当被邀请在一部北欧电影里扮演钢琴家时,他情不自禁地被这个角色吸引了,那年他22岁。“剧组需要一个能出色演奏钢琴的演员,结果有人推荐了我。那时我以为终于可以向人们展示我确实会演奏钢琴,可最终仍是无人注意。另一边在瑞典,这部电影也引起些许反响。记得一次朋友的派对上,我演奏了李斯特第一钢琴协奏曲中的一节,结束后人们热情鼓掌,这没什么好多讲的。但之后一个女孩走到我身旁,一脸单纯地望向我说,“哎,原来你还真有些本事。”

   

2011年08月31日 Johnny Weir之Fallen Angel(附Bjorn Andresen介绍) - MonicaQ - Monica庆相宜的地盘!

     为了逃离人群的包围,他和女朋友在哥本哈根定居,但他们之间最终没有维持下去。一年之后,他回到斯德哥尔摩重新做起了音乐老师。他演员的生涯似乎就此终结。只是为了一些免费票子,他答应一对夫妇友情担任一些角色。这期间他遇见了Susanna,他未来的妻子。“她在一次公开的电影派对上飘然而至。她太美了,我完全惊呆了1984年女儿Robine的诞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欢乐,并促使Andresen最终决定进入一家戏剧学院学习,为了得到更多角色。但在他1988年毕业时,一切都破灭了。他的儿子Elvin,1986年圣诞日接受洗礼时突然死于婴儿综合病发症,他的婚姻也就此终结。“这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时期。”他说,“一切都沉沦于梦魇。”其实《魂断威尼斯》之后他始终都不能摆脱“gay”标签,而今他又坠入幼子死亡的痛苦深渊。这些打击使他想向外界寻求帮助。而在心理治疗下,他逐渐正视了自己的过去。他的妈妈——Barbro,在他10岁那年自杀。结果是13岁时他发现事实上他只是在和继父生活。“那个家我总感到自己很多余,就好像我不能被安放在任何地方。现在我知道原因了,心理医生告诉我一个男孩的成长应该怎样,嘎那并不是一片合适的环境,成为那样的人也并不会使我愉快。我羞愧那时的自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甚至觉得自己成了笼中的金丝雀。而就其他事情说,至今我仍不知道怎么去吸引女子。在她们面前我只会吮手指。这证明我遗漏了太多人际交往的学习。 坏运气!在停止电影之后,Bjorn把精力集中到了剧院。他为许多舞台剧创作配乐并导演了一出Strindberg的剧本。然而再一次的,他的好运没有持续多久。他开始沉沦于喝酒,并失业了。直到在他朋友——女演员Jessica Robacken的帮助下,他才从Tennessee Williams的剧本中重获新生。“少年的我认为演戏只是一种消遣,”他说,“而直到那时我才逐渐接近了这个职业。我的事业起始在一个顶峰,然后飞快地又滑向低谷。只是现在我终于可以不再依赖从前的名声,我感觉更快乐了。年长的妇女依旧会认出我,但我其实已为隐姓埋名努力了很久。” 通常,女子会抱怨她们的美貌因岁月流逝而逐渐消退,但却有一名男人为同样事情而欢欣不已。他的生活似乎也因此得已好转。现在他和Eva Berntsdotter——他非名义的妻子和她两个女儿一起生活在斯德哥尔摩的一所公寓内。那间房子里他的钢琴“荣幸”占据了一隅^^,在一幅贝多芬肖像的下面。现在他仍梦想音乐,而不是电影中的成功。他的理想是拥有一家很大的乐团,只是迄今,他还是Sven Erics五人乐队里的键盘手。(他在今年离开了Sven Erics!为什么这样?谁知道?他50岁生日时在巴黎度过,现在的他又在哪里?) 无论怎样,虽然他在风雨过后终获内心的安宁,他心底仍有一处伤痕尘封掩埋:他从未见过自己真正的父亲。 “这个梦仍缠绕着我。我想亲眼见到他,只需要5分钟,我可以凝视他的双眼,聆听他的声音。看一看他的双手,知道他生命中发生的事情。”“I would like to see him for five minutes, to observe his eyes. I want to hear his voice, see how his hands look, and learn something about his life.”这真是讽刺吗?30多年后,Bjorn Andresen——人世间最美的少年,却始终未曾遇见那个赋予他如此美貌的人。

现在的Bjorn是这样的,我都不忍心贴出来:

2011年08月31日 Johnny Weir之Fallen Angel - MonicaQ - Monica庆相宜的地盘!
  评论这张
 
阅读(1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